当我们谈论摄影时我们在谈论什么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们每到一个景点,最引人注目的已经不是景点本身,而是挤在它之前不停摁着快门的「咔嚓大军」。

    这并非天朝特色,时代广场、卢浮宫、巴黎铁塔……「咔嚓大军」来自不同的国家,拍照的冲动却都一样强烈。这样热烈的拍照场面,出现在地球的每个角落,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渗透进了我们的生活,摄影不再是一门技术,而变成一种生活元素了。

    不知道达盖尔想到过没有,在未来某天,人手都有一个相机,咔嚓咔嚓,咔嚓咔嚓。


    其实私人图片的暴增也不过就是近十年的事,根据2011年的估计数据是每年产生4万亿张,2014年应该已经翻了至少10倍吧。

    作为一种「个人创造权」,摄影的迅速流行是必然的,智能联网设备的普及更是引爆了这种流行。而作为「艺术」的传统摄影,成为了沧海一粟,以至于大众已经逐渐忽略了「摄影」其实曾是一种精英主义领衔的艺术形式。

    摄影泛民化后成为了一种生活元素,这和它被创造的初衷「记录」无比贴合,简直返璞归真。摄影在现代的发展早已经超出了「记录」的范畴,如果只是为了记录,为何你在影楼拍照的时候要嘱咐一句「修好看点」——人们在潜意识里已经发现了作为艺术的「摄影」在记录之外的意义。


    进入当代,摄影越来越深入地融入到艺术的大圈子中去。这也是当代艺术的发展趋势之一:所有的表现形式都互相交叉、融合,甚至「使用什么样的表现形式」本身也可以是艺术表达的核心。这促就了装置艺术、行为艺术的蓬勃发展。

    作为艺术的摄影应该表达什么呢?只是表达「美」吗?

    艺术早就不只是为了表达「美」了,摄影也一样。其他艺术领域的例子数不胜数,《人间失格》、《索多玛120天》都是我很欣赏的作品。当然,我并不否认以「美」为核心的艺术创作的意义,但把艺术与美联系得太紧密,未免过于狭隘。你觉得杜尚的「泉」表现美了吗?安迪沃霍尔的作品表现美了吗?


    评价艺术通常都是在理解它的思维过程。比如赏析毕加索的画,他在画里画了一些内容和细节,然后又用大面积杂乱颜色去盖住,这种行为本身就是一种理念,一种表达。

    莫言说自己刚写小说的时候,以为写生活里的正面形象就是作家的本质。一个独立摄影师如果还在为纯粹的「美学」而创作,无异于多写了几部雷锋小说。对,我就是这么瞧不上拍糖水的。


    不以美来评价的话,我们还能如何评价摄影作品乃至艺术呢?如何判断和评价艺术,经历了“本质主义——反本质主义——反反本质主义”的演进过程。

    一开始每个人都在寻找一种「本质」,用以把艺术与非艺术区分开,但可惜没有任何一种观点可以覆盖艺术的全貌。

    后来的反本质主义又说,艺术是一个开放概念,是动态变进的,但20世纪中后期的大量后现代作品让这个解释也开始动摇,比如《泉》是艺术吗?马克罗斯科的画是艺术吗?

    最后,以Artworld为核心的反反本质主义出现了,所谓Artworld,是由哲学家政治家画廊杂志编辑等一切与艺术有关的因素组成的概念,任何对Artworld产生影响,让它接受、诠释、传播的东西,都可以是艺术。

    到这里,艺术无法再用一个静态公式表达,它如同一个多元方程,函数中的变量互相定义,并没有真正的「自变量」。而在当今,艺术进入了多元化时代,什么都是艺术。只要你对Artworld有影响,那么面对一幅摄影作品时,只要你说它是艺术,它就是艺术。

    阿瑟丹托在《寻常物的嬗变》中写:“艺术早已不再是我们最初和审美联系起来的那个艺术了”,但泛大众对艺术的评价又往往有着强烈的审「美」导向,尤其在一众哗众取宠的外行评论家的领导下,对创作进行着浅薄的嘲讽,像极了当年讥讽安迪沃霍尔、蒙德里安的门外汉们。


    但这种判别方式,也导致了摄影创作甚至艺术创作的新的困难。因为什么都是艺术了,那你创造的东西就不再真正「独特」,大众开始怀疑「摄影师」甚至「艺术家」的意义,进而嘲讽甚至诋毁。

    我承认,「摄影师」这个词语代表的群体,的确良莠不齐。「独立摄影师」这个词被污名化,以至于进行独立的艺术创作也被污名化,要是你很不幸地还有点名气,那简直就是要被骂出翔,一众雄赳赳气昂昂的「现代评论者」赶东骂西,微博上、社区里,甚至主流期刊上,都可以看到他们勤奋的哗众取宠的身影。在此,对我国的艺术创作者们深表同情,尤其是被 @摄你妹狂喷不止的任航等。


    但在这个时代,把持住最大话语权的恰恰就是庸众。人人都能发声,造就了所有曾经精英化的东西都变得真假掺半,不光艺术如此,新闻甚至学术界也变成了这样。大众想尽各种办法用陈旧而浅薄的概念去套现代的艺术表达,妄图找到「美」的痕迹。而艺术呢,不屑地甩甩头,走向莽原之中。

    我相信,伴随着摄影作为艺术表现工具的演进愈加深入,大众对其的包容与理解也会逐步提升,那是,艺术性的摄影也许就可以像时隔一年重新登台演奏《春之祭》的斯特拉文斯基一样,享受英雄般的欢呼与掌声。

    

评论
热度(5)
  1. Chongnuo JiCAESAR 武爷 转载了此文字
    观念认同,但是按照这种思路去玩艺术的话,就要做好被喷的准备。每个环境和时代有着不同的主流审美标准,不
 
 
 
 
 
 
 
 
 
© CAESAR 武爷 | Powered by LOFTER